好梦无痕

好梦无痕
  鲁修贤
  昨晚自习加值班后回家,洗衣洗澡完了就睡,刚一迷糊,短信报到,读完了知道是苏佳慧发来的,尽管她没有署名,但意思使人恍然,信末显示的时间为22:25呢,看来她还在继续着兴奋:
  “老师,晚上好!先要谢谢老师,本来是要下了第一节晚自习的时候说的,可是……第一,谢老师的祝福和那道“中考题”;第二,谢老师的“生日礼物”,至于那阵唏嘘……我也很尴尬;我也想和老师成为像您跟徐甜那样的“好朋友”,和全班同学成为好朋友,不再让这样的事发生,我也不会辜负同学和老师的期待。愿老师做一个好梦!再次感谢!”
  今早醒来的确很轻松,也许昨夜确实做过了好梦吧!只是在回溯的印象中全然不见梦的影子,有歌曾唱“我的未来不是梦”,倘若仿照一句的话是不是可为“我的昨夜没有梦”啊?抑或这般好梦转让给苏佳慧做了,真的如此应该看佳了。这时候记忆倒带,又马上重放起来:
  昨天下午的课前,见苏佳慧座位间有一大蛋糕盒,桌上凳上怎么放也不是,后来尹家一帮她提走了。在食堂吃晚饭的时候尹家一“通知”我晚上要吃蛋糕,我便晓得了是苏佳慧过生日。我还在办公室,尹家一已经送进一块分得“最大”的蛋糕来,一定要我“笑纳(只好待课后转请罗青青代劳消受了)”。我照例提前进了教室,却不急着“上课”,“为祝苏佳慧同学生日快乐,请大家唱上两支歌送给她!”接下来就是几位同学有代表性地“致辞”。在“致辞”这个环节上,自然多花用了些时间,因为生活即语文语文即生活,我们就把此刻的致辞当作中考考“说”的练习来进行,我希望大家至少说出三层意思。这样,几位发言者竞相展露才情,熠熠文采与阵阵掌声齐飞,娓娓寄语与片片衷心同致,令苏佳慧快意眉舞,喜形于色。仿佛“下水文”一般,继同学们之后我也陈词三调,一予即时祝贺,二扬昔时其长,三愿来时刷优,自以为真诚得可使他生羡慕。戛然而止转入正课,我感觉有些人意犹未酣。第二节课前,我又“蓄意”调整了一下苏佳慧的座位,满足了她久已申请过的要求,这下满班哗然,硬是“逼”出了我的“感慨”:“我这么一个平庸的老师,只是做出这么一点平常的安排,大家至于这般‘咋呼’吗?”“至于——”几乎是全班的异口同声,呵呵,我是情不自禁的笑起来了,“妒嫉去吧!我都心中有数!”
  此刻想来,激灵这么下下,正面影响绝对地大于负面作用。居家休息,也可以想象班上正在酝酿或发生的动静。要是距离再近点,我会踱步去瞧瞧那情境的——梦之维圆,可不能仅凭自己单枪匹马挑应哪!
   2007-5-2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