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绘三招,人描三样

景绘三招,人描三样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第二段的写景,精彩在于三招。其一,抓住事物的特点,迎合儿童的心理。石井栏之所以“光滑”,是因为井经过了常年累月的使用;之所以知道它“光滑”,是因为童年的鲁迅多次好奇地摸过它。说黄蜂“肥胖”,不仅是它的体态较别的昆虫肥大,而且体现了儿童特别的感觉。叫天子忽然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也不单写出这种鸟儿的机灵轻捷,还表现出儿童的羡意。至于写油蛉“低唱”、蟋蟀“弹琴”,更是儿童特有的感受。其二,形、声、色、味俱全,春、夏、秋景皆备。形状:“肥胖”“高大”“臃肿”“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颜色:菜畦的“碧绿”,桑葚的“紫红”,菜花和蜂的“黄”。 形状与颜色都是从视觉上写的。从听觉上写了鸣蝉的“长吟”和蟋蟀的“弹琴”; 从味觉上写了覆盆子“又酸又甜”。这就真叫有声有色、有滋有味了。这里实际上包括了春、夏、秋三个季节的景物,桑葚、菜花是春末的,蝉鸣在盛夏,蟋蟀到秋天才叫;这与下文写到的冬天的百草园合起来成为完整的四季图,可见作者构思的精巧。其三,层次井然,条理分明。先用两句“不必说……”写百草园整体,再写局部的“泥墙根一带”,这是一种顺序。第一个“不必说”由低到高写静物,第二个“不必说”由高到低写动物,这又是一种顺序。整体是从植物写到动物,局部是从动物写到植物,这又是一种顺序。这几种顺序配合起来,使写景次序井然,而且活泼多姿。
  《阿长与〈山海经〉》刻划阿长,惟妙惟肖得益于三样。其一,外貌描写形容逼真。文中反复描写阿长的睡相,那是静态描写,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大”字,好就好在这个“大”字的比喻,单说“伸开两脚两手”还不清楚,打个比方,怎么个伸法就一清二楚。其二,动作描写举止活现。描写阿长“切切察察”的样子,一写说话的声音,一写说话时一种习惯性的动作,是绘形绘声。可见描写不在笔墨多少,抓住最富有特征的一两点来写,就能入木三分。鲁迅是以小时候的眼光去看的,好像隔着窗子单见人物的身影,鲜明异常。其三,语言描写绘声绘色。写除夕阿长的叮嘱极为“郑重”,开口便是“你牢牢记住”,交待过后,又说“记得么?你要记着。”且有告诫:“不许说别的话!”而且反复说明事关一年运气。写得特别传神的是正月初一清早始而惶急继而喜欢的情景。“哥儿”不说恭喜,阿长也不好开口,这时写她的动作和神情,动作,先是“一把将我按住”,再是“摇着我的肩”,神情是“惶急地看着我”,此时真是无声胜有声,有丰富的潜台词:哥儿,你怎么竟忘了,昨夜对你怎么说来着?哥儿一说,阿长心花怒放,这里兼用语言描写与神态描写。语言描写是一迭连声地说“恭喜”,且用四个叹号,再用神态描写,阿长心满意足、欢天喜地之状跃然纸上。此外,写阿长讲长毛的故事,写阿长买来《山海经》,都有具体描绘,都给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总而言之,鲁迅的描写之所以特别出色,功夫在于选择、提炼,善于表现亮点、看点,描写景物注重感官所获,描写人物更强力再现这些观察之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