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老鲁之平仄

2007年老鲁之平仄


鲁修贤


 


2007年,尤似一条石子小路,老鲁以为沿途会摘到一大把山枣子,步步寻前,顾盼入云,结果几无所获。倒是没有趔趄,尽管惚然若失,毕竟也是完整的一载。


工作平顺,时而仄意。


上班仍然三件事:专职语文教师,兼职班主任,另务教科室。


入行就教语文,一晃也是30年了,说没有经验别人都不信,说没有体验老鲁也不信,不说没有应验你爱信不信。重课程标准遵部颁计划,进度随大流密度任自流,教案了然于胸学案了然于手,但愿每个人天天向上更期冀天资聪颖者出类拔萃。老鲁这一年使用的是人教版教材,八下九上各占六个单元,大考五回,巅谷皆临,历炼心态,锻去些许浮躁,渐渐自取沉吟:外延与生活相等的大语文重在素养,地冻三尺自然非一日之寒,好歹让弟子们记住了“别饥饿三年而指望哪顿吃够一拖拉机食物”的俚训。学生应该是发表了15篇作品吧,综合性学习活动已然仅需点化……即便这点点亮色无非因了基础之厚实抑或家长之关切云云,牵强了老鲁也自当慰藉。


带班是老鲁带语文的附件——一直带语文也就一直带班,带哪个班语文课就带那个班班主任,正好相辅相成。老鲁班上这两个学期基本没有出意外,32少男33少女见长见秀,并未出乖露丑,至眼目下尚无被通报受处分者;而120轮班级形象代言人接踵而至不断刷新班集体精神面貌,50名共青团员次第宣誓逐渐壮大了团支部的积极声势,班长负责制及其组阁的班委会各当一面,全部的班务活动承包管理可算一定程度上解放了满负荷的老鲁这个“老头子”(他自恃门下望称“鲁班”者居多,亦或尊呼 “鲁老”俗谓“老鲁”“鲁老头”等等,不尽详知),而使得老鲁往往有暇呷啜杜康二两,暖身洋洋,自似比照才将不惑,竟很有点无所谓地做作一副壮怀样。


教科室的事情则是一桶冷白开,愿意喝冷白开的如老鲁几个?老鲁做的那点默默无闻的事情,无非就是课题、案例、论文、报告、资料、档案什么的,把文字排列了颠来组合了倒去,求个通畅就不错了,还想创造拓新图谋惬意吗?老鲁自己都以为奢望了,难怪他人不跟。为了落实规划计划,为了充实小结总结,间或还得追逐着年轻的朋友们上个啥项目,交稿子缴费用换个证书结本专辑之类,折腾得老鲁俨然游蛇被躲,人家谁愿意与白伤脑筋者务虚呢?幸亏老鲁岁老脸厚,不忌惮经人回避,不耻于讨人助一臂之力,总算缝就一件嫁衣,在年检中闪亮过场。只是,吃不了兜着走的窘困多多,老鲁这个枯主任当得哇呀呀呀得始终横摆头而难言语啊。


算起来一年间基本未给公派出差,老鲁形迹倾注于“三室一厅”(教室、办公室、教科室,食堂饭厅)抱得年度平稳和顺利。顺利的事情再可圈点两例:一是去年11月老鲁报评的荆门市教育科学研究特聘专家在今年629日被确认了(任期至2012430日),据说可能要待到送旧迎新的明年元月才发证书。一是暑假七月老鲁复制去年的式样接受省厅的特聘去了两处给“农村教师素质提高工程”初中语文教师培训班湖北电大AB班,华师资教生123)讲课,继续诠说《初中语文新课程教学观摩》案例,这也是应该珍惜的被促进一把的机会呐。心思不得不转移于学术之际,它术便是去逑了,不快意也罢,老鲁终得无求而坦然。


文字平淡,时或仄情。


面屏仍然三活计:浏览,通联,写字儿。


诚如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凭借网上浏览老鲁深居简出照样阅尽天下风光,却也常常因为信号中断而暗嘘;或稿约或问候或交流全仗着邮件往返,可老鲁自家这台老态龙钟的电脑性能显然迟钝渐甚而严重影响随时征询探访与切磋互动,久而久之则造成若干信用失误……提起这些老鲁便不爽,索性撇开这俩活路,只就写写点儿什么的来通回顾。


这一年老鲁主要致力于写作博客。这么说吧,好好歹歹,老鲁坚持忠实地记录了完整一年的365天,365天的平凡生活与平凡工作详尽地见诸于“新浪”之中“米酒子的BLOG——休闲修贤”。也许往常写论文之类的东西多了,文字早已不知冲动了吧,看过这个博客的现带学生异口同声地指其“老是那么个调子,没得蛮大个意思”,老鲁笑以化解:“日子原本如此平淡,咱也不好虚构嘛!”就这样跟他素日煮面条或熬稀饭似地原汁寡味地和盘托出,随网友熟人任意点击这些文字的平常和淡薄去。为文也算有点历史的老鲁而今懂得语言质朴的意味了,当初那个作为文学青年的小鲁当然料想不到,所以那时候把小说也要当作诗歌来写,小说便一直被退稿。今年的秋冬时节,老鲁择出博文中的几块掷出,试试重出文学的江湖,竟然获得了编辑们的鼓励,分别在《沙洋文艺》和《荆门日报》问世了一首小诗和一篇小小说。


博客之外,老鲁继续撰论,大多短小,以图专业报刊片片版面。婆娘裹脚布一样的篇幅一般不为期刊时报所欢迎,老鲁也没有这个闲功夫整这样的大东西,便自省了此番动机。路上消费的时光远大于原在长林中学的那会儿,所以老鲁近年的文产量不高。相对上前年的80篇以及前年的60篇而言,今年跟去年一样,30篇的发表或获奖数的确使自己丛生江郎才尽之感伤。不情肯也罢,老鲁任其自然地打算先养养脑子。


家境平和,时有仄心。


“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山也还是那座山哟,梁也还是那道梁……”说道家,老鲁不禁就要哼哼这支《篱笆·女人与狗》的曲子,因为老鲁的家,这一年里什么都没有改变,清平而祥和,宛若静悄悄的霞辉湖面。


老母亲依然守在老屋,老鲁抽空回去看看,通常是趁节气时令或者赶人情一并,给老人一点小钱看病或零花,每每陪七旬开外的老人坐坐聊聊,也按习俗到祖坟上烧点纸钱放挂鞭,老屋的事情基本拜托了长兄三弟,老鲁回去了也轮落两家寝食。


大儿子继续在汉自谋发展,今年已经不再找老鲁告贷。知了长子他俩暑期又一次搬迁了小家,比原先住着宽亮些了,接着随老板到成都学习一段时间,回汉后就忙于新门店开张,第四季便如期邀约友好到座了,这些自然都叫老鲁为父的心情好一阵慰然。


而小儿子选择了复读,他妈妈继续陪护。今天租用的房间在二楼,亮堂多了,也好更讲究整洁,壁上还挂有空调,虽然加大了耗费,但享受档位速升。老鲁去过几回,感觉其独立的厨卫设备比起去年的那种公用间给人方便多了,想必这是宜于小子心情调节的。


老鲁仍然是独自居家,仍然是节衣缩食,仍然是无限憧憬。电话里听报个平安,文字间自语个期盼,别的方面老鲁一切自办,捧嘴做家务,全套活用了华罗庚的优选法进行料理。最不会忘记的事情就是把农行账上的工资全额转移到小子的建行帐号上,老鲁目前潜心确保着他娘儿俩的一应开销。


平安是福,老鲁这一年又是福如东海。福大愿大,老鲁就更求再上层楼,祈愿家人均自如愿以偿:尤其是孩子们,该成家立业的成家立业,该金榜题名的金榜题名!不揪心也不操心罢,老鲁不怀疑前浪会被打在沙滩上。


交往平实,时略仄怀。


老鲁性格使然,相当地不善交际,所以至今尽管决不与任何人为敌,对所有的人以诚相待,同多数人和睦相处,却还是只能跟为数较少的人常来常往。


品咂这一年,从前每地朝夕相处的几位铁哥们先后聚餐了,有年头久违的得意弟子陆续来访了,更多要么年青要么新识的同仁可以一起侃侃段子了,有过一面或者未曾谋面的朋友有话指教了……特别前两者不同于近几年;几年没有见面的人,见面就像昨天打今天一般无隙无遮,很是使老鲁明白:其实人都是要有个温馨的交际圈子的,在这样的圈子里即便平庸,也会感动于实实在在。老鲁由此发现博客里便有各类这样的圈子,欣欣然便主动加入了一些瞅着合乎自己味口的圈子,且不断地潜水圈子间,虽说是无意于凑什么热闹吧,敢说也赚得“三窟”,老鲁窃笑了了。


然而老鲁怎么也难成其为“交际花”,不肯为五斗米折腰,不愿仰人鼻息;不能哗众或同流,也不会八卦……那就只有听天由命地跟着感觉走了,为经贵人相助而戴德,为遭冷眼旁观而填膺,终以放下自己的虚荣,权当自己不过是沙漠里的一粒沙而已。不开怀也不伤怀罢,老鲁记得庄子说过,一颗古树因其叶茂能为路人遮荫而存活了上千年,有些植物则因其“无用”未被世人青睐而得以生存下来,这不殊途同归了么!


——拜拜,殊途同归的2007!展望:人到中年当两堪,生得如意死亦甘。


                                                        2007.12.31

发表评论